•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2-26
  • 头皮出油头屑严重 该怎么养发护发?-美食资讯 2019-02-26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2-25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2-25
  •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2-23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2-23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2-14
  • 第三百零四章
    作者:拖拖      更新:2018-11-16 17:25      字数:2176
      304

      早春傍晚的红霞从窗子漫进来,给德寿好看的眉眼染了层红晕,好像德寿在害羞。

      可是徐德禄知道德寿脸皮厚着呢,几乎不知羞耻为何物。

      德寿吃了块烧鸡肉,心满意足地继续跟徐德禄说他的风流韵事儿。

      “我第一次开始怀疑德昌是因为他偷偷摸我的屁股……”

      德寿放下筷子咂了一下嘴。

      “德禄啊,要不是我从你这儿早就了解了男人和男人之间是咋回事儿,我可能也不会有那个警惕心!我当时啥也没说,穿起衣服就走了,我没在德昌他老婆跟前戳破他,我觉得总要给他留点面子?!?br />
      德寿抹了抹油..
    VIP章节订阅

      您尚未登录,点击这里登录

      如果您之前已经订阅过,登录后即可直接阅读。

  •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2-26
  • 头皮出油头屑严重 该怎么养发护发?-美食资讯 2019-02-26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2-25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2-25
  •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2-23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2-23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