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2-26
  • 头皮出油头屑严重 该怎么养发护发?-美食资讯 2019-02-26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2-25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2-25
  •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2-23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2-23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2-14
  • 第七章 如愿考进省重点高中
    作者:陈海量      更新:2018-11-16 22:26      字数:1661
      初三末期,学习气氛越来越紧张,整个年级少了很多课外活动和欢笑,多了很多自习、模拟考试课。不想念书的高个子依旧上课跟邻桌女生窃窃私语,或打趣着开著玩笑??吹桨嘀魅闻芄戳四靡槐臼榈沧×臣僮岸恋镁劬嵘?,学习依旧不长进,但看着成绩好的同学沙沙地作答着试卷内心依旧羡慕得紧。

      根据最近两次模拟中考看来我的状态还不错,老师和同学们都对我们五个人寄予厚望,毕竟平时的学习成绩和模拟考试也是中考路上的奠基石吧。这点也是像我们这样的寒门学子唯一的自豪感和资本吧。

      中考前两周,班主任和其他科老师都要求我们放松心态,不要在盲目做习题,特别是难题偏题就不要碰了。把身体调整到最佳的状态,以最好的心态迎接中考。同时老师也强调最后这半月生活作息也要有规律,饮食营养也要跟上。自习的时候不断有同学的父母送鸡汤,送奶粉什么的,我见了心里甚是羡慕,但是想想人家父母有钱有时间,我爸妈不知这会在哪儿忙农活呢。再看看被送营养品的同学,没一个成绩能进班级前八名的。想想心情又平复下来了。

      这几天晚上开始无故失眠,梦到那过世的李伯伯,他依旧抱着我,我慵懒地躺在他的怀里一边吃着苹果一边叫着爸爸,他依然面带慈祥的微笑,用那布满沧桑的手抚摸着我的下巴,说道:“孩子,今天是爸爸最开心的一天?!蔽艺胱疟ё∷纳碜涌吭谒幕忱锵硎芤幌率兰渥蠲篮玫陌?,可梦里另一个面孔进入我的视线,那是德兴爷爷,他像往常一样弥勒佛式的笑容可掬,下面已经慢慢顶起一张大帐篷,我似乎又看到一大包尤物完全展现在我的面前,半包皮,那胯下家伙犹如四十岁男子般年轻强劲有力……不知不觉中我的宝贝已经开始反应,我想强烈控制,但右手却很不自觉地去拨弄。伴随一种湿润粘稠的感觉,我被惊醒了。

      一身冷汗,起来擦干了裆部遗留的液体,开始悔恨、讨厌自己。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没有一点出息竟然遗了,而且还是面对一个糟老头。我怎么对得起父母含辛茹苦,怎么对得起哥哥姐姐苦心的教导,怎么对得起老师殷切期望,想到这些,我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隔壁父亲的鼾声一阵盖过一阵。

      接连几天几乎都做着同样的梦,想象童年时候的阴影,还想象考上重点高中的情形,父母兴高采烈,引以为豪逐个向亲友报我的喜讯……

      中考前三天,我们开始放假,学校领导说让我们在家充分放松,考出一个好成绩。那天下雨,邻居两个叔叔串门来打牌,四缺二,爸爸妈妈都加入了战斗。我列出了政治和历史两门课还没有完全把握自己认为又比较重要的大题,开始紧张的背诵的,没成想外屋玩字牌的声音越来越大,时而还起了争执,我仍然旁若无人地背着,而且好像记得比以前更多更牢了,状态好像突然上来了,只听外面为了点钱数不对又开始吵得不可开交,一个隔壁叔叔听到我快速的背书声,突然来了一句:"叽叽歪歪个球啊。"他肯定是输了钱极不耐烦。我顿时把声音减少了几分。

      带着满满的信心我随着无数中考学子走进考场,当最后一门历史科考完之后我彻底松了一口气,我超场发挥,在终考铃响的最后十分钟又记起一道简答题的答案。在一堆一堆同学们的议论声中,我大步走出学校大门。

      在焦急的等待中我终于迎来了好消息,我以超过省重点高中6分的成绩通过。全班仅有三个人达到重点高中档案线。当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爸妈的时候,记得那天爸妈正在牌桌上打得热乎,围的一桌人全听到了,爸妈和我甭提有多自豪多高兴了。哥哥和姐姐知道这个消息后也是松了一口气,连连夸奖我。

      接下来的就是筹集学费的问题了,我知道暑假很快就会过去,上省重点高中的费用比以前的小学初中都要高得多。我的儿时伙伴林林、威威因为没能上一般高中分数线纷纷选择承袭父辈的老路—出国经商。当时村里也有人跟我妈妈说,你孩子这么聪明,跟我学做生意肯定有出息,真还有一户人找我爸妈商量要我随他们经商,爸妈真还有点动心了??墒俏业哪勘晔强即笱?,当时想都没想一口回绝了。

      那时县里很多二类高中抢生源,给优秀生源开出一些优厚条件,县二中我爸爸一个同学知道我上了重点高中线后更是找上门承诺如果我去他们学校念可以免除第一年学费。爸爸一边高兴着,逢人便讲。要我自己拿主意,我考虑了半天最后委婉地拒绝了县二中。
  •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2-26
  • 头皮出油头屑严重 该怎么养发护发?-美食资讯 2019-02-26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2-25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2-25
  •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2-23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2-23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