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2-26
  • 头皮出油头屑严重 该怎么养发护发?-美食资讯 2019-02-26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2-25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2-25
  •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2-23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2-23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2-14
  • 三十四、小别胜新婚
    作者:炮兵老三      更新:2018-11-17 00:24      字数:4702
      黑山也顾不上打听老金到底要干啥去,他这忙得顾头不顾腚了,团里就来通知,黑山被师部点名参加干部进修班,要去师部学习培训一个半月,连长说这个培训班可不是一般人能进去的,里头全都是各团优中选优,一年一回,一回多了一百来人,少了也就三五十个,去那儿可真就是泥菩萨镀金粉,直接修成正果了。

      “都培训啥?”

      “指挥才能,军事技能,体能素质,还有一些个理论知识,哈拉马斯的啥都有?!崩细呔褪墙薨嗟难г?,头去那就是个体能好点儿写个报告还得查字典的大老粗,回来之后都能拽几句英语会简单的修图排版了。

      电话里这么一说,黑山寻思就是个增强干部文化水平的培训班,去玩玩呗。

      老金外出,没人开车,黑山上了给养车晃晃荡荡去团里集合,还得连夜上火车。到了师部进修班,搁教室楼底下一群白帽子(纠察)就给他们这帮人的领章臂章资历章姓名牌收走了,一人发了个“套袖”,上边绣着编号,说在班里没有级别没有姓名只有第几号学员,所有人都要服从命令听指挥,黑山个头猛,按大小个儿站队他排第三,领着个03的号牌。

      “完了,他又回来了,指定又得被人往死了折腾?!鄙肀叨桓鐾爬吹摹袄先硕贝盏胶谏蕉浔叨相止玖肆骄渚桶ち寺?。黑山心里有点儿不对味儿,“他为啥要说‘折腾’?老金不是说就上上课跑跑步练练战术就完了吗?”

      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大半夜的拉紧急集合,来了个全装五公里,跑得慢了就挨踢,叫人赶牲口似的轰回来,黑山瞅着那几个没跑合格的趴地上做俯卧撑,心里有点儿发怵,这架势明明就跟选特种兵一个套路,电影里这种镜头多了去了,没想到有一天能亲身经历。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既不能出头冒泡,也不能落后掉队,就是中间段活下去的机会才最大,那句话咋说来着?活着才有战斗力,早早的死了啥都不是。

      但他这条生存法则只生效了一宿,第二天的四百米障碍跑就歇菜了,人家把队伍分了四组,一趟跑四个,除了第一个人,剩下的三个全都刷掉,黑山心说这活儿我不怵,搁团里跑还能比老金快一截,结果一上场觉着不对了,那铁丝网是真的铁丝网,跟团里那个硬塑料做得还不一样,上边真的有铁丝,黑山没注意,吃了个儿大的亏了,钻过去时候腿肚子上挂了个大口子,他这人不怕冷,三九天就穿着个秋裤,外边儿一层单衣。这一下给他连衣裳带皮肉豁开了,黑山一个愣神儿就叫人超了,最后差三秒,被薅进了“阵亡”的队伍里,等都比赛完了叫人蒙着眼排着队带走,到底儿一个个就跟下饺子似的推到坑里。

      “衣裳都脱了!”

      “???”坑边儿全是人,拿着棍子等着谁敢往上蹦就打出去。

      “脱!”

      众目睽睽啊,光天化日??!就算没有女的,叫一群大老爷们儿这么瞅着也不带劲呐,更别说那西北风跟刀子似的,傻子才脱呐。

      哗……一道子凉水从天而降,可算是知道那消防水枪是干啥用的了。没办法,脱吧,一群光赤溜的爷们儿捂着胯裆脑瓜子都耷拉着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鸡冻”无比。

      “这就是失败者的下??!记住,战场上一秒钟都不能放过,你迟疑一秒钟,可能子弹就飞过来……”打昨天晚上就形影不离的小喇叭又开始广播了,黑山扒掉身上的冰碴子,撇着嘴小声叨咕,“子弹飞过来先爆了你的卵子……一秒钟…你就知道个一秒钟,咋地你跟你媳妇儿也是一秒钟呗……”

      “那个大个儿你在下边儿嘀咕啥呢?给我站出来!”

      “没说啥……我冷,嘴唇哆嗦?!?br />
      “一百个俯卧撑,做完就不冷了?!?br />
      黑山不动换。

      “不做那就让所有人一起吹着风等着你?!?br />
      “操!卑鄙无耻??!”黑山瞅着一帮才认识一天的兄弟,甩着膀子爬到坑外边儿,吭哧吭哧的做完,身上忽忽悠悠都冒出热气来了。

      毕竟都是自己人,不能折腾的太狠,都是各团选出来的精英,真要是给人冻出个好歹来那就本末倒置了?;厝セ涣烁梢律?,喝完炊事班熬的姜糖水,准备下一项。这么折腾了几天黑山觉着那“小喇叭”心理变态,处处刁难,回回针对。

      别人跑完五公里就能回去休息,黑山还得加练一趟;别人爬战术屁股都撅上天了也没人说,黑山这稍微拱了下腰就给提溜出来,一个人来来回回搁烂泥里钻了十几趟,手都叫冰碴子扎得拿不成个儿了,因为手上包着纱布枪没瞄准,实弹射击打飘了一个,叫他趴在雪窝子里一动不动练了一天的瞄准,换了别人连卵子都冻掉了。晚上回屋黑山瞅着头先铁丝网刮破的口子一点儿没见好还鼓了一个大包,这还不算,胳膊肘卜楞盖俩手爪子哪哪儿都是伤。再好脾气的人碰上这事儿也早急眼了,况且黑山脾气臭那是出了名的,暗自盘算着要不等他晚上过来查寝给他拿被子一蒙结结实实暴打一顿,可惜这计划只是在脑瓜子里转悠了一宿,第二天扛着卡车轮胎上山的时候就跟着汗珠子一块堆儿碎了一地,没等黑山把气儿喘匀实,俩小兵在小喇叭的指示下,给黑山的轮胎滚到山根儿底下去了,黑山瞅着放飞自我无拘无束的轮胎搁雪地里蹦蹦跳跳地玩耍,最后差点翻过营区的围墙,老老实实地窝在了绿化带里。

      “我操你妈你是不是有??!我招你惹你了你总针对我?”黑山爆了,撸着袖子要干仗,叫纠察给拽住了。

      “你这种刺头兵我见多了,来之前我就听说过你,大名鼎鼎的黑山,我不管你是龙是虎,是龙你给我盘着是虎你给我卧着,你有日天的球我就有割球的刀!你再骂我一句信不信我叫你滚蛋!”

      “吓唬谁呐!你以为老子乐意搁这儿呆着呀!”

      “刘干事,去办公室打一份报告,电报发给他们团,说他扛不住了要当逃兵?!?br />
      “操!行,我认了,你牛逼!”黑山认怂了,这货身后绝逼有人出馊主意,要不不能把黑山的命门把得这么准,别的学员平时都搁一个楼里睡觉,想打小报告也没那个机会,再说了平时跟他们也不熟,他们不能把自个儿了解地这么透。

      “想留下就滚下去把轮胎搬上来,其他人整队带回?!?br />
      憋屈了俩礼拜,黑山终于找着发泄的机会了,那天讲搏击,教员就是那小喇叭,搁训练馆里嘚嘚嘚说了一个多点儿的理论,说的黑山都困了,站起来说,“我觉着你说得那都是废话,真要是搁战场上,那一招制敌才是王道,就你那些花架子也就是有人跟你配合才能耍两下,咋地,你还指望敌人摆好了姿势等着你把那广播体操练完呐?”

      “你想试试?”

      “求之不得呀!”

      那一场对决黑山输得一塌糊涂,啥叫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挨了一顿爆锤不说,还得连着打扫七天厕所,每天拎着冻得梆硬的扫帚把旱厕里那些黄的黑色硬的软的给怼到水沟里放水冲走,饭打回来顾不上吃就一个手抓着七八个馒头,就着旱厕里那股味儿吃下去,也亏了是冬天,换了夏天真就吃不下去,就这还被熏得吐了好几回。

      “我操,这到底是干修班呐还是战俘营啊,啥时候是个头儿??!说好的理论课呢,说好的电脑教学呢,说好的实战模拟分析呢?都他妈冲到化粪池里啦!”黑山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吃不饱穿不暖,每天干完活还得被那“小喇叭”变着法儿的折磨。大宿舍里每天都有受不了罪被抬出去的,人越来越少,空铺越来越多,一百多人最后剩下三十,这才算是到头了,吃了晚饭没跟平常一样拽到后院爬战术,领着去了澡堂子,一人发了一套衣裳毛巾香皂剃须刀,进去脱衣裳理发刮胡子剪指甲把军人风纪给修理立整,三十个人光着腚互相瞅着,一个个跟山里的野人似的头发胡子一大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儿,掉皮掉肉的多了去了。

      “这又整啥幺蛾子呐?咋地?打算把我们洗吧洗吧蒸着吃了?”黑山怪话多,都已经这样了,这些日子啥罪没受过啥苦没吃过,还能有啥邪乎招儿?他头一个坐到椅子上,“来,给哥整个帅气点儿发型,不帅不给钱啊?!?br />
      “是?!崩矸⒌氖抗俦镒判?,他们就会一个发型,蹭蹭几推子下去,不是光头那也差不离,黑山抬手摩挲着扎手的毛刺,啥也没说冲着他竖了个大手指头。

      等第二天起来换上常服,黑山还是不敢相信苦日子算是熬出头了,作训组的小士官领着他们去了教学楼,进了教室黑山差点哭了。

      上指挥课的教员不是别人,就是团副政委杨震广?!拔宜的拍潜普δ敲戳私馕?,处处都能摸着我的软肋,我就说指定有人搁后边指示,政委呀,就算我得罪过你,你也不能往死了玩儿我吧?!?br />
      “别瞎说,那是你们兰教员。我看你活得好好的,生龙活虎的?!?br />
      “这到底是个啥进修班呐?我们连长说就是上上课跑跑步,这咋跟他说的一点儿也不一样呐?这不坑我呢吗?你们不会是打算把我们这些人组一个特战队吧?是要去执行啥危险任务还是去参加国际比赛?”

      “电影看多了吧?别瞎猜了,就是个普普通通的训练,赶紧回到座位上去,上课了?!?br />
      “普通?敢情您对普通这个词儿的定义就是这样式儿的?”黑山腿肚子上的伤还没好,化脓有段日子了,昨晚上跟一个老兵学的,说肥皂能消毒,拿肥皂打了一层,好么,那感觉真是提神醒脑欲仙欲死,原本能正常走道的腿又瘸了。

      老金媳妇到了是回家了,老金说这营房是不能住了,地底下埋了十好几年的死人,也得亏是这么多血气方刚的小伙子压着,换了别人早就闹翻天了,你还怀着,咱赶紧回去,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再说了,部队里就算再好也不能真搁这儿生孩子坐月子,都是一群大老爷们儿也不方便。老金生怕她搁半道儿上出啥事儿,狠狠心花了半个月的工资给媳妇儿买了一张飞机票,就这因为飞机上不让开手机,还提心吊胆坐立不安屁股上长钉子似的过了一天,那边下了飞机,爹妈接到人给老金回了电话这才算了了。

      黑山去干休班走了一个多月,眼瞅着新兵都要下连队了还没有说啥时候回来,老金提心吊胆的又熬了半拉月,才算是把黑山给盼回来了,还是他开车去接人,俩人又搁火车站外边儿的小饭馆碰面,老金也顾不得身边儿一堆人人瞅着,抱着黑山就亲了一口,激动的热泪盈眶。

      “我不搁家的这些日子,兄弟们咋样?不是都放羊了?”

      “哪能呐,有我给管着,谁敢!”

      “真是,有你我放心,家有一老好有一宝哇?!?br />
      “小嘴儿甜的,进修一趟就是不一样了,瞅着瘦了不少,但结实了。是不是那边饭菜没家里的好吃?”

      “甭提了,我就没吃过一顿饱饭?!焙谏桨迅槟潜呤艿降姆侨恕芭按备辖鹚盗艘煌?,完了带着哭腔说,“我再也不信连长的话了,净忽悠我!你可得给我做主?!?br />
      “做个屁主,他是连长,咱连他最大,我能管得了他?”

      “你不是说你俩同年兵,当初你是副班长他就是一个小兵,你说他两句他敢不听你的?!?br />
      “那倒是!”

      “哎,班长,锅包肉送你那车呢,咋不开了?怎么又把你这老平头整出来了?”

      “坏了?!?br />
      “咋坏了?”

      “油箱进水了,上次我开到半道上发动机过热,一个劲儿的报警,我给送到小车班给我修,他们拆开说油箱有水,都过了警戒线了,油泵把水抽到气缸里,憋了?!?br />
      “你干啥了咋把水整到油箱里了?!?br />
      “我他妈哪儿知道哇,平时洗车都是我亲自动手,别人一个指头都没动过?!?br />
      “那是不是加的油有问题,我听说有些黑油站把水混到汽油里,挣那黑心钱?!?br />
      “我加的是咱自个儿油站里的油,咋地咱们部队的加油站你还信不过呀!”

      “那是啥情况?!?br />
      “别琢磨那事儿了,那帮小兔崽子可都盼着你回来呐,谁逮谁问,排长啥时候回来,我说我哪儿知道去。你不在,他们上课都不听,训练也跟丢了魂儿似的不积极。我算是看透了,这帮小兔崽子被你彻底给收服了,头先你没来那前儿也不这样,我说话还好使,你一来,我就彻底报废了?!?br />
      “都想我呐?!?br />
      “你呢?想我没?”

      “不想?!?br />
      “真的假的?!?br />
      “真的,我想你干啥玩意儿,就知道闯祸,气我?!?br />
      “敢不敢叫我试试?”黑山呲着牙乐,伸手掏进老金裤裆,“我一模就摸出来了,不想你咋还硬了呐?”

      “臭小子你就折腾我吧,撒手,再叫人看见!”

      “我给你挡着点儿?!焙谏酵溲稍诶辖鸫笸壬?,给他裤子一点儿点儿的褪下来。老金红着脸把车速放慢了,一个手把着方向盘一个手摩挲着黑山那毛刺刺的后脑勺,腰上使劲儿朝上耸,车上上下下的颠,人也上上下下的窜,俩人谁也不用使劲儿。老金诚心把车往石头上开,就着那股子没啥规律的势头时紧时松时深时浅,比搁被窝里还痛快,开出去没一公里,老金一脚油门给车憋死了,俩手死劲摁着黑山的后脑勺,大腿绷直身子发硬一声怒吼,炮火齐射。

      “真他妈过瘾!”

      “你是过瘾了,我差点呛死,都跑到气管儿里去了?!焙谏侥ㄗ爬崧裨顾?。
  •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个人信息,利用好更需保护好 2019-02-26
  • 头皮出油头屑严重 该怎么养发护发?-美食资讯 2019-02-26
  • 滴眼药水无法逆转白内障 2019-02-25
  • 安福一矿区生活用水设“最低消费”?安福水利局:可申请减半或报停 2019-02-25
  • 新时代是奋斗者的时代 2019-02-23
  • 华商侃车大目录(持续更新) 2019-02-23
  • 亲俄民兵击落了MH17?可能性不大 2019-0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