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倍访美又遭“握手杀” 手都被捏皱了 2019-04-10
  • 新股上市发行的流通股只占总股本的25%,有些只占总股本的10%,留下了大小非大量减持的后遗症。可以说是带病上市,目的就是不断制造新生资产阶级。 2019-04-08
  • 孙岩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8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4-05
  • 搞市场经济,也不意味这政府就能偷懒,不是什么都甩给市场,美其名曰"市场会自我调节" 2019-04-05
  • 工人日报: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2019-04-02
  • 习近平与人民日报——深情跨越半个世纪的往事 2019-03-26
  •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
  • 十四
    作者:风吹草低见男男      更新:2019-03-16 20:31      字数:2948
      20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光棍节,潘胜安突然想到了注册一个交友软件,也许能在上面遇见高羽。

      可是潘胜安居然忘了高羽平常用的交友软件叫什么来着,只记得B开头。

      某日,潘胜安一个人逛街时,进桂林汽车站小便,看到斑驳的墙上写着:办证、麻药、迷魂药、同性交友……

      早在上大学时,理工教学楼厕所大都写的是:四六级、计算机二三级、考研、公务员……潘胜安当然不会在臭气熏天的厕所里,还有闲情逸致去研究这些信息的来源。但是这一次不同,潘胜安用手机拍下了好几个电话的照片。

      等回到崇信路住房的地方,潘胜安一个接一个的打过去,有的是空号,有的聊没几句就挂了,只有一个人好奇的问:“你是在哪里知道我的电话号码的?”

      潘胜安说:“桂林汽车站厕所?!?br />
      两人于是就加了QQ,那人叫阿成,阿成说没想到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方式找人,阿成让潘胜安发照片,潘胜安发了一张过去,潘胜安也叫阿成发照片,阿成没发,阿成说他家穷人丑,农村户口。

      潘胜安不信,于是约他出来打球,一看究竟,结果只是长得一般,并不算丑,阿成看到潘胜安后,抬头仰望道:“你身高多少??!?br />
      “183?!?br />
      阿成道: “你照片长得比真人好看?!?br />
      潘胜安问阿成是做什么工作的,阿成说有关隐私的最好别问。

      潘胜安觉得两人聊的蛮来的,阿成问潘胜安:“我们两个交往一段时间可以吗?”

      潘胜安说:“我暂时还不想那事儿?!?br />
      潘胜安再一次约阿成打球时,阿成说什么也不来了,说是不愿意浪费时间。潘胜安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聊着,阿成问:“你真奇怪,你不找男友,整天和我聊天干嘛?”

      潘胜安说:“我进这个圈子只为找一个人?!?br />
      阿成说搞的好像你不是圈子里面的人一样。

      “嘿嘿,我真不是圈子里面的人……”有些事隐藏久了急需一个突破口,潘胜安就像遇到了知己一样,潘胜安说自己只是在找一个脸上有疤的人。

      阿成听完后,感慨道:“有他照片吗?我想看看是哪个这么幸运的人,或许我认识也不一定?!?br />
      潘胜安如病急乱投医一样,发了一张高羽的照片过去,阿成说没见过,如果碰见了一定会第一时间告诉潘胜安。

      潘胜安问阿成:“你平时用的那个交友软件叫什么名字?是不是B开头的?!?br />
      阿成支支吾吾道:“我不知道,没听说过有什么叫做B开头的软件?!?br />
      21

      有些事开始慢慢淡忘,例如潘胜安忘记了自己到底是哪天和高羽一起去西餐厅吃的牛排。

      为此,潘胜安约阿成去了一次阳桥附近一家牛排餐厅,点了一份牛排,潘胜安记得高羽教过自己点牛排时只能点1、3、5、7、9成熟的牛排,不然会被当成乡巴佬。然而,潘胜安却忘记掀开盖子那一刻要用纸巾挡住前面,结果牛排打开的那一刻,被油水滋到了。

      潘胜安开始埋怨高羽的无情,同时也憎恨自己以前的不珍惜。也许等到自己所有关于高羽的记忆都遗忘了,高羽也不会回来了。

      一个人可以孤独的等多久?不知其期。

      转眼间,到了过年,潘胜安决定回一次家,也许这一次回家会被安排去相亲,也许会被家里人强行留在家里,也许以后再也没机会回桂林了。

      果然,回家是一件闹心的事儿。

      潘胜安从小最讨人喜欢不过了,集七大姑八大姨的宠爱于一身,逢人见了都说那张脸像极了他老爸。男生小时候多少有点皮,而潘胜安只要犯了事,随便找一个娘娘、老姨家躲一阵,管他爸还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管事儿。

      相亲的日程已经被长辈们安排到了大年初四,前几个潘胜安还准时赴约,到了后面慢慢的变得拖沓了,这一次竟然比女方晚到了,不过女方看到了潘胜安喜欢的打紧,反倒说潘胜安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

      潘胜安对这种奉承一点也上心,心里面大部分想的是高羽,潘胜安再想如果高羽知道自己去相亲会不会嘲笑自己。

      潘胜安也不知道这是相的第几个,每次回到家,潘胜安的老妈就问成了没?潘胜安说黄了。老妈说,那些个女孩不是亭亭玉立,就是大学文凭,品行上也是毫无问题了,再黄了我就怀疑是你小子有问题了!

      潘胜安顿时慌了神。

      不由分说,过了年,潘胜安抽空和几个朋友喝喝酒,便急急忙忙逃离了家?;蛐碓?0岁之前,或者在自己对高羽死心之前,暂时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

      潘胜安回到桂林,回到崇信路租房的地方,阿成就问潘胜安这么快就回来了。潘胜安问阿成就没遇到合适的吗?

      阿成说,圈子里面的人,很多人不是结婚了,就是孤独终老,找到找不到对他这个年纪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潘胜安问他多少岁。阿成说26了。潘胜安说你看起来只有20岁。阿成说所有人都这么说,可能是身高的原因,可惜自己长得不争气。

      22

      元宵节这天,潘胜安约阿成出来逛街,阿成说他父母出去耍了,他要留下来看店,潘胜安问他看什么店,阿成没说。

      潘胜安就一个人出来走走,到了中心广场后,潘胜安看到一个很眼熟的人,穿着李宁鞋和李宁运动裤,外加一件匹克风衣,潘胜安站在他背后观察了一段时间,确定了他就是尹广湖。

      尹广湖手里拿着两个蓝色的冰激凌,其中一个已经舔了一半,好像在等什么人一样。

      潘胜安上前跟他打招呼,尹广湖惊讶道:“你是?学长?”

      潘胜安问:“你在等谁?”

      尹广湖说:“我就一个人,没等谁啊!”

      潘胜安不信,于是问尹广湖要手机,潘胜安怀疑尹广湖肯定会高羽有联系。

      尹广湖问:“你要我手机干嘛?”

      潘胜安说自己的手机欠费了,借一下手机打个电话,尹广湖犹豫了一下说:“你手机号码是多少,帮你充一百块钱?!?br />
      潘胜安也不掩饰了,直接问:“高羽在哪里?他是不是和你有联系!”

      尹广湖道:“我不知道你再说什么?!?br />
      尹广湖转身就走,潘胜安拉住了尹广湖左臂,导致尹广湖左手拿的冰激凌掉在了地上,尹广湖用力甩开了潘胜安的手,头也不回就走了,既不理会潘胜安,也不理会地上的冰激凌。

      潘胜安加快脚步跟上去,尹广湖也加快脚步,并且速度还在增加,走着走着,尹广湖就跑了起来,潘胜安的直觉果然是对的,尹广湖果然有问题,也跟在尹广湖后面跑了起来。

      两人穿过中心广场,跑到繁华的美食街,这里的游人川流不息,尹广湖几次差点被追上了。于是,尹广湖跑到了人流稀少的滨江路上。

      尹广湖发现,两人起码跑了两公里了,可潘胜安仍旧追着。潘胜安也发现,这人也忒能跑了,几次就要追上都让他跑了。两人追了20分钟之后,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当初两人相遇的中心广场。

      接着,尹广湖穿过美食街,又来到滨江路上,最后,再一次回到中心广场。

      潘胜安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停下来坐在台阶上,两腿摊开伸直,大口大口喘着大气。尹广湖停下来,也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想离开,潘胜安道:“你憋走,不然我还追你BK的?!?br />
      尹广湖欲哭无泪道:“你是大学体育是练田径的吗?这么能跑,追了我一场篮球赛的时间了!”

      “我篮球的?!?br />
      如果两人同在一个年级,或许能在班级之间的篮球赛上碰见,一决高下。

      尹广湖气咻咻的说:“你干嘛追我?我招你惹你了?”

      “我追你你自己心情清楚,快说你是不是在等高羽?”

      “没有!”

      “那你为什么买两个冰激凌?”

      “一个我不够吃!”

      潘胜安继续问:“那你跑什么?”

      “我也不知道,见到你的感觉,就像是小三遇到了原配,又或者奸夫遇到了情人的老公。上一次我请羽哥吃饭,后来严毅也来了,也是这种感觉?!?br />
      潘胜安:“……”

      尹广湖起身离去,潘胜安仍旧坐着,也不行追了,看着尹广湖走到公交站下。突然,尹广湖对着潘胜安笑了,并且双手去过头顶,左手捏圆,右手伸出食指,插进了左手的圆里面。

      尹广湖对着潘胜安说了一句话,太远了,潘胜安没听到,但是从嘴型上可以看出有两个字是:高羽!

      潘胜安“卧槽”了一句,急忙追上去,可是尹广湖已经窜上了一辆公交车。

      潘胜安骂了一句:“居然让这奸夫刨了!”
  • 安倍访美又遭“握手杀” 手都被捏皱了 2019-04-10
  • 新股上市发行的流通股只占总股本的25%,有些只占总股本的10%,留下了大小非大量减持的后遗症。可以说是带病上市,目的就是不断制造新生资产阶级。 2019-04-08
  • 孙岩的专栏作者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4-08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4-05
  • 搞市场经济,也不意味这政府就能偷懒,不是什么都甩给市场,美其名曰"市场会自我调节" 2019-04-05
  • 工人日报:举报垃圾短信者被“拉黑”不是一个小问题 2019-04-02
  • 习近平与人民日报——深情跨越半个世纪的往事 2019-03-26
  • 东道主首战告捷 俄罗斯球迷带着“熊儿子”街头庆贺 2019-03-24
  • 和创金服创始人兼CEO房平获第十二届人民企业社会责任奖年度人物奖 2019-03-24
  • 在这个论坛上对你所述的领会最深的非先生自己莫属了,你不必谦虚啊!哈哈! 2019-03-19
  • 压倒性态势是如何形成的——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倡廉工作综述 2019-03-18
  • “两学一做”在山西——黄河新闻网 2019-03-12
  • 人民网驻印度记者报道集 2019-03-08
  • 习近平会见美国国务卿蓬佩奥 2019-03-08
  • 中文观潮:等待萨拉赫出场 2019-03-04